_

时间:2020-10-20 00:16:52


爸爸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药剂师,研製出一种镇静剂很奇特,不管多幺暴躁的患者,只要闻到药味,立马就能安静下来。最神奇的是,你任意发布命令,患者都会无条件的执行。后来我知道,爸爸是看日本电影《追捕》得到的灵感,经过多年的研製,才获得成功,但这药效比电影中的厉害。
小时候去医院,我亲眼看见爸爸使用这个镇静剂。当时几个精神病在一起,打得不可开交,那些护士吓得不敢进病房。爸爸得到消息后,马上吃了一片白色药片,点燃一支香烟,就冲进病房。一开始,这些患者还怒目相视,可一闻到烟味,立马安静下来,眼神迷离。然后,爸爸开始慢条斯理的训话,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,患者按着爸爸指令做着各种事物,不再厮打,反而很友好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
我一直对这个镇静剂感兴趣,暗想:这个药物对精神病患者如此神奇,那幺对普通人会怎幺样?如果老师闻到烟味会怎幺样?是不是可以听我的指令,不检查我的作业,并且还能在班里偏袒我?我曾经想偷些这种香烟,拿到学校搞实验,可惜的是,爸爸对这药物管理的很严格,我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,所以,愿望落空了。但我看到了爸爸日记,才知道这是催眠药物。多幺神奇的催眠术啊,我一直想得到,哪怕是一支香烟,也能满足我的好奇心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慢慢的长大,并且结婚生子,忙碌在工作和家庭之间,这个好奇心慢慢的减退了,几乎都忘记了世界上还有这种药物的存在。可是,在一次去医院去找爸爸时候,看到了那个装满催眠香烟的塑料箱,又勾起我小时候的好奇心。而这时,我已经是二十七八岁的成年人,爸爸对我也像小时候那幺戒备了,于是,我顺利的偷到了几支催眠香烟。
第一次拿到催眠香烟,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给妻子催眠。我这人一向多疑,想用催眠香烟询问她对我是否忠诚。催眠的效果很好,妻子供出了和初恋情人那段让我很难启齿的往事。于是,我有做了大胆的尝试,让妻子给我做口交。妻子一向喜欢清洁,从没有给我做过口交,没想到的是,被催眠的妻子一反常态,真的含住了我的鸡巴。
这次试验,出了一个小插曲,我不知道催眠后的人怎幺回到现实中来。迫不得已,我给爸爸打电话,谎称要写一部关于催眠的小说。爸爸竟然相信了,告诉我说他研製的镇静剂,两个小时后,就自动解除催眠。如果要马上解除催眠,就说一句「回到现实来」即可以了。
我按着爸爸说的做了,妻子马上如梦初醒,说:「刚才我做梦了。」
她没有说做什幺梦,但去漱口漱了好长时间,我知道她仍然能记住梦中的事。于是,我再次催眠,这次我加上一句:「忘记刚才的事,回到现实中来。」这次妻子如梦初醒后,只是觉得怪怪的,却记不清刚才发生过什幺了。我心中暗喜。
我真没想到,爸爸研製的催眠药物如此神灵,我的心异常激动。我是不是可以拿到别人家去,做一下催眠,玩玩别的女人?想法一出来,我激动不已,拿着手中仅剩下的两支催眠香烟,苦思冥想,寻找着我的目标。

手机的鸣响吓我一跳,拿起手机一看,是同学王良打来的。这小子是个酒蒙子,除了喝酒,没事是不打电话的。果然,他要我到他家喝酒,说有好几个同学都已经去了,就差我一个人。我本不愿意去的,但同学的面子终归要给,我只要下楼。在出租车上,我突发奇想,不如我就用催眠香烟在他家搞个实验,看他们是否像我妻子一样被催眠。想到这里,我不禁用手握了握口袋里那两支催眠香烟。
走进王良的家,就看到小小的客厅中间摆着一张桌子,几个同学团团围坐,正喝着酒。我们是老相识,不用十分客气,骂骂咧咧的打着招呼,我就入座。因为晚来一会,我被罚酒一杯,就融入这个小团体了。桌子上已经有了几个买来的小菜和熟食,厨房里响着马勺的声音,那是王良的妻子杨芳在炒菜。像这样的聚会,我们同学每个星期都要搞一回。
杨芳炒好一盘鸡蛋,笑眯眯的送了进来。因为我坐在对面,正好看的仔细。这个娘们,说不上漂亮,但也不能说丑。用大字来形容她毫不为过,个头有一米七五左右,身体比别的女人宽出许多,大手、宽肩、粗腰、粗腿,那屁股又宽又厚,很丰硕,走起路来一摇一摆。
四方大脸上,大大的眼睛算是画龙点睛,也是唯一漂亮的地方。嘴很大,嘴唇也很厚。关于她的嘴,很多人都说很难看,但在我眼里却是性感,有点像香港电影演员舒淇的嘴,但比舒淇的嘴大,嘴唇也比舒淇的厚实。
对于杨芳,我最看好她的是,那肥美的屁股和性感的嘴,曾经暗想,如果能和她做爱,一面亲着嘴,一面搂着屁股,那将是多幺幸福的事啊!想到这里,我不禁想起我兜里那两支催眠香烟。不如今天就玩玩这个身高马大的女人。想到这里,我又是一阵激动,差一点把手中的酒洒在桌子上。
「来,抽烟。」王良拿出一盒红塔山,打开,分着。
抽烟?这不正是一个机会吗?我想。于是,我点燃了王良递过来的烟,站起来,藉故去了一趟厕所。在厕所里,我掐灭了那支香烟,放在口袋里,先吃了一片药,然后拿出我的催眠香烟,点燃了,这才走了出来,仍然回到我的座位上。我使劲的吸着,然后把烟雾狠狠的吐了出来。没一会,就看着他们不动了,眼睛里完全是迷离状态。
这时,杨芳从厨房走出来,手里端着刚炒好的溜三样,看到大家都不动筷子,问了一声:「哟,怎幺不吃了?」马上站在那里也不动了,双眼迷离。
我知道,他们都进入催眠状态。我看过爸爸对精神病患者怎幺催眠的,也在媳妇身上试验过,所以对这催眠可以说是轻车熟路。马上开始我的计划,开始深入催眠。
「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吗?」我慢慢的说,声音好像是从云层中传下来的。
「知道,你是淩天。」他们双眼迷离,看着我回答着。
「不,现在我不是淩天,是你们的主人。」我仍然慢慢的说着。
「是,你是我们的主人。」他们回答着,看来催眠起到了作用。
「现在开始,你们必须服从我的命令!」
「是,我们必须服从你的命令。」

我确定现在包括杨芳的几个人都催眠了,心中一阵欢喜。然后命令杨芳把菜放在桌子上,为了证实真正的催眠,我故意让她把菜放窗檯上,然后再命令她去厨房把做饭的煤气关掉再回来,因为我害怕菜烧糊了。然后才命令所有抽烟的人,都掐灭了,放在自己的眼前桌子上。令人欣喜的是,他们都照办了。而杨芳把煤气关好后,又回到客厅里站着。
「王良,现在你必须服从我的安排。」
「是,主人。」
「好,现在主人要和你媳妇进屋办点事,你必须答应。」
「是,主人,你和我媳妇进屋吧。」
「你必须高兴。」
「是,我很高兴你能和我媳妇在一起。」
「杨芳,你现在就是我的奴隶了。」
「是,我现在是你的奴隶。」
「我叫你做什幺,你必须做什幺。」
「是,你叫我做什幺,我就做什幺。」
「好吧,进屋吧,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,等我进去。」
「是。」杨芳转身,眼睛直勾勾的走进屋里。
「你们大家不要动,等着我一会回来喝酒。」我对在桌子上的人说。
「是,我们等着你。」他们说。

我走进卧室,杨芳已经脱去外衣,正要脱内衣。
「杨芳,你看着我。」
杨芳睁着漂亮的大眼睛,看着我出神,一动不动。
「记住我的话。现在我不是你的主人了,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帅哥,是你心目中最喜欢的帅哥。你看到了吗?」
「是,我看到了,你是我心目中最喜欢的帅哥。」
「很好,现在你心目中最喜欢的帅哥要和你做爱,你同意吗?」
「嗯,我同意。」
「很好,现在你就拿出你的激情,迎接这个帅哥吧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她有些挣扎,看样子想从催眠中挣脱。
「杨芳,你必须服从我。」
「是,我服从你。」杨芳不再挣扎,走过来抱住我,大嘴把我的嘴包裹住,大大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。
我接受杨芳的亲吻,双手直接伸进内裤里,捏着、揉着、摸着那我嚮往已久的肥美屁股。然后,一只手滑向前面,先是摸到阴毛,然后是阴道。杨芳慢慢的叉开腿,使我更加方便的抠阴道。我的另一只手也从屁股拿出来,伸进衣服里,拽开乳房罩,揉着乳房。她的乳房真的好大,一只手盖不住。杨芳开始呻吟,脸也涨红起来。
「来,上床吧。」我说。
「嗯。」杨芳点着头,顺着我的劲,倒在了床上。
我仍然亲着嘴,一只手搂住她的脖子,一只手一边抚摸,一边脱着衣服。杨芳很配合,不一会就赤裸裸的。让我惊呆的是,看着脸色有点黑的杨芳,身上倒是很白,白白的奶子,白白的屁股,还有那白白的肚皮和粗腿,真是太美妙了。那黑黑的三角地带,那褐色的阴唇,谈红色的阴道,是一幅绝美的画面。
「杨芳,你现在很需要我的滋润,是不?」
「是的。」
「你必须变得很淫蕩,主动脱我的衣服。」
「嗯,帅哥,来肏肏我,我已经受不了了。」杨芳满脸淫蕩的表情,开始脱我的衣服。
我在她的淫蕩中激昂,鸡巴坚硬如铁,推开她的两条大腿,跪在中间,让杨芳手扶着我的鸡巴插入。这时的我,开始眩晕,亢奋的把鸡巴在她的阴道里使劲的抽插,使劲,使劲,再使劲。
正如和幻想中的一样,我一只手搂着肥大的屁股,一只手揉着巨大的奶子。只是有一点不顺心,她的个头太高,而我只有一米七的个子,亲嘴有些费劲。当然,这难不住我,拿起王良和她的枕头放在头下,这样就能自如的亲嘴了。
不一会,杨芳就在她思维中的帅哥抽插下来了高潮。我使劲的抽插着,让她尽情的叫出声来。我不怕外面的同学,更不怕王良,因为他们现在仍然在催眠中。这次做爱,我体会到了,真是一个女人一个味道。杨芳的高潮很激情,肥大的屁股,随着我的抽插而上下颠簸着,双腿和双手紧紧的缠绕着我,生怕我中途跑了似的,嘴里叫着:「肏我……肏我……肏我的屄……太好受了……帅哥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杨芳的呻吟声,杨芳的剧烈的动作,刺激着我每个神经,她让我激动不已。霎时间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只感觉到浑身麻舒,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正在抽插的鸡巴上,开始突突的射精。我知道,这是我一生来射精射的最多的一次,能感受到连续性。最后,我累的趴在她的身上。她虽然是大骨架女人,身体十分宽大,使我趴着很舒服。
「今天和我做爱高兴吗?」我从她身上起来,说。
「高兴,是最痛快的一次。」
「好了,起来穿上衣服吧。」
「嗯。」
穿好衣服后,我俩又回到了客厅,这些人还在那里默默的等着呢。为了恢复原样,我先从口袋里拿出那支掐灭的香烟,让杨芳点燃,点烟的时候,我的手一直在那肥美的屁股上。然后再让杨芳去把煤气点燃,回来从窗檯上端着那盘溜三样,站在那里。又命令同学把桌子上的烟叼在嘴里,点燃了。我看着万无一失,才大声说道:「忘掉刚才的事,回到现实中来吧。」
再看这些人马上动了起来,吸烟的吸烟,吃菜的吃菜,喝酒的喝酒,还接着刚才的话题聊天,丝毫不知道刚才流逝的时间,和往常一样。
杨芳顿了一下,若有所思,端着菜走过来,仍然接着那句问话:「你们都不动筷子吃呢。」就听同学说:「我们不正吃呢吗!」

;
内容由本站整理《更多精彩》...
程序运行日期:2020-10-20 12:16:52 模板解析耗时:0.14366006851196秒